他们虽有钱,却要“穷养儿”

Fish Fish  | 普通会员 | 订阅 | 检举
发表于: 2015-04-30 10:40:31
赞一赞,好分享
251

)郑欣宜作为沈殿霞的宝贝女儿生活其实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富裕,虽然妈妈曾留给她6千万(港币)遗产,但规定她要35岁后才能动用,在这之前她每月只能从基金中提取约2万元(港币)作为生活费,因为沈殿霞一不希望女儿大手大脚,二是希望她能成为有用的人。相比明星奢华的生活,郑欣宜算是被“穷养”的星二代了,一般有点名头的明星,都会比普通人富裕很多,他们中许多人愿为子女一掷千金,可也有一些明星,虽然身家丰厚,但对孩子还是奉行“穷养”,尤其对男孩儿,有的直接从钱上控制,有的则是通过让孩子过“苦日子”的方式。(图为沈殿霞、郑欣宜和郑少秋)

海清作为“视后”级的人物,加上各种投资,已是娱乐圈中有名的女富豪了。可她坚持对儿子“穷养”,虽然儿子蛋妞现在是正爱玩的年龄,海清却很少给他买贵玩具,100块钱的手表都嫌贵不愿买给儿子。住在迪士尼宾馆中,蛋妞兴奋大呼“哇,这是天堂吧?妈妈这得花多少钱啊?”像普通孩子一样,因为没住过这样的酒店,一顿早餐吃到撑,因为“是妈妈辛苦挣来的钱”。蛋妞四岁就开始做家务。但在家庭环境和教育上,海清都给儿子最好的。(图为海清和儿子)

倪萍不做主持人、不拍戏后,多是在家带孩子,她也是奉行“穷养儿”的理念。此前她曾讲儿子每天在学校吃饭,她只给25块钱,保证他够吃饱不会饿着,除此之外,不再多给他一分钱。儿子14岁之前,倪萍带他出门总是挤地铁、乘公交。她认为,“如果以后儿子有本事,自己可以买好车,会感谢这段经历;如果他自己没本事,也不会发牢骚”。但在教育上,倪萍却很舍得,为儿子选择贵族式的北京加拿大国际学校,学费一年需要20-30万。(图为早年倪萍和儿子出门)

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豪门孩子,其穷养的方式和普通明星也不太一样,物质上就算再限制,也和普通人不是一个档次上,他们更多是想让孩子体验一些“苦日子”。阔太王艳表示在豪门也要“穷养儿”,她所说的“穷”并非指物质上让孩子不能得到满足,而是让孩子经历磨难,吃点苦,这样在面对困难的时候,他才不会去躲避。因此她带着儿子球球去贵州农村干农活,和农村孩子们同住,让娇生惯养的儿子上山砍柴,分担家务,让孩子经历在家无法感知的艰辛。(图为王艳儿子球球在农村不适应而大哭)

虽然徐子淇身在豪门,但她非常害怕子女被宠坏,对此她特别注意自己在钱财上的管理,她将孩子的压岁钱几乎全部拿去助养儿童,做慈善,借此教导自己的孩子要有爱心。她表示自己上街从来不会带钱包,因此在孩子的心目中自己是没有钱的,随着孩子渐渐长大,5岁多的她们知道钱可以买东西,徐子淇慢慢放宽对孩子私人财产的禁令,她一年会给孩子200块的红包,与“豪门”身份非常不相称,孩子就连想买一台iPad,也得存十年钱。(图左为徐子淇和两个女儿,图右为徐子淇与丈夫

张庭生活幸福好似在童话故事里,地产产业遍布全国,儿女双全,夫妻恩爱。即便家庭条件优渥,但她也秉承"女儿要富养,儿子要穷养",所以在生活中,对儿子会更严厉一些,但基本是放养,得到的关注很少,这也养成他独立的个性,他们对儿子的要求是让他自由地成长就好了;对女儿就不一样了,给女儿比较多的关注和爱,平时比较护着她,很宠她。(图为张庭和儿女)

超人”李嘉诚坚信,教孩子学会自立自强,学会做人处世,比给他金山银山要强百倍,因此他的两个儿子李泽钜和李泽楷从小就被要求克勤克俭,不求奢华。他们小的时候,李嘉诚很少让他们坐私家车,常常带他们坐电车、巴士。两兄弟就读的顶级名校中,别的孩子都车接车送,李家兄弟却和爸爸一起挤电车上下学,李嘉诚的两个儿子当过码头搬运工,职员。李泽楷的零用钱,都是自己在课余兼职,通过当杂工、侍应生挣来的。(图为李嘉诚(中)和儿子李泽钜(左)、李泽楷(右))




最新文章
订阅 乐分享
重要声明: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文章的方式运作,本站对所有文章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及立场等,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而一切文章内容只代表发文者个人意见,并非本网站之立场,用户不应信赖内容,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。发文者拥有在 joynshare.com 张贴的文章由于本站是受到「即时发表」运作方式所规限,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文章,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,请联络我们。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发文,同时亦有不删除文章的权利。切勿撰写粗言秽语、诽谤、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,敬请自律。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。